龙de船人 首页 专栏 薛船长谈航运 查看内容

待观察的海员个税改革

2020-1-2 12:03| 查看: 2477| 评论: 0

【对广大非国企海员来说,原先事实上免税或极低的税收,改革后面临要缴10%以上个税的可能。可以预见从未出现过的海员逃税罪,因此项改革,会有海员被逃税抓起来判刑。所有触碰到权力的渠道都被堵死,包括建议权、舆论监督权、辩护权事实上都不存在了,海员是鱼肉,哪能与刀俎谈条件,只能感恩。随着海运技术的提高,海运业地位下降,没必要为海运业维持那么大的管理机构,海事局船员处、海事法院是完全可以撤销的机构】

本不想为“从今年1月1日起到2023年底,对一年在船航行超过183天的远洋船员,其工资薪金收入减按50%计入个税应纳税所得额”写什么,因为这很可能又是一个坑害非国企海员的政策,笔者先前有过诸多论述,国企海员尽管收入不高,但是在法律上处于特殊地位,比如同样偷船上的货物,国有企业船员就可以根椐刑法第382条按贪污罪处理,甚至某公司查实90多个老轨偷油,有的多达上百万元,都未作处理(千和公司废油回收变成倒卖燃油案)。民营企业船员偷了40万元货,合计被判80多年(详见“可恨又可怜的“同茂101”轮船员[1]”)。内贸国企船员不需要办船民证、船民户口薄,民企船员就要办等等诸多歧视,多纳点税也是应该的。当然现在的国有海运企业财务状况并不比浙江远洋好多少,多纳税正是其解释亏损得资不抵债的一个理由。

尽管如此,薛船长多年还是为海员个税在呼吁,但不是最卖力,一个原因是在路边听说有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某民营海运公司老总要将做成此事作为政绩,为做副省长铺路。当然,只要对广大中国海员有利的事情,薛船长一直举双手欢迎。

1、税收制度决定政体

税收制度决定政体,涉及的是国本,这是直到今天海员个税始终豁免不了的原因。前几年参加过多次座谈会,有的规格还很高,广大民营船东及劳务公司焦点对准的是海员社保,还不是个税。由于薛船长并不是从事海员劳务的专业人士,也没有深入了解深层次原因,这几年随着减费降税政策的出台,大致有所了解。国家需要外汇,中国发达了,海员外汇重要性下降,很多发展中国家如菲律宾、缅甸,海员外汇对国家太重要了。笔者也听说有河南、安徽的个别银行对海员收到的外汇有不让入帐现象,但是非常少,绝大多数银行还是欢迎的。海员大多不会作为个人薪金申报纳税,事实上对海员是免税的。这种做法或许并不那么合法,但近些年减税降负的要求,各地允许成立诸多的私人企业,如XX工作室、XX中心、XX事务所,可以实行包税制,整体税率可低到3%左右,比较著名的如曾经的避免天堂“霍尔果斯”,上海就有诸多类似的避税港,都是可以提取现金的,有人说,将会对现金严加管控,薛船长认为,这很难的,将损害人民币的地位,也就是现金与电子货币不等价。

这些年,财税官员太能干了,财政税收年年巨幅增长,但架不住花得多啊,花钱上若不控制,只能去敲骨吸髓。

可以很容易看出,对广大非国企海员来说,原先事实上免税或极低的税收,改革后面临要缴10%以上个税的可能。 

2、广大非国企海员得不到实惠,遭惹麻烦可能不会少

中国的社会阶层是严重固化的,30年来体制外的能人是进入不到体制内的,近些年,所有触碰到权力的渠道都被堵死。包括建议权(由人大、政协、民主党派中央垄断)、舆论监督权、辩护权都没了。又没有任何人或机构拥有代议机构那么多聪明人,那么大、那么广泛的权力(立法、质询、弹劾、任免、司法监督)。这其实是政令出不了海子的原因,也是我不抱信心的原因,喊了这么些年,得来这个结果,没什么意思。

由于缺乏航海文化,近20多年海员地位是呈直线下降的,这与西方发达国家完全不一样,航海文化代表着商业文明,毫不避讳地讲,现在的官员是缺乏商业思维的,竟然发展到黄浦江可以封江的,晚清联合舰队追进黄浦江没封江,813淞沪抗战没封江,解放上海没封江,成立上海人民公社没封江,现在竟然封江了。谁是封江大吏,历史会搞清楚的。

可以预见这次出台文件里的“183天”,“航行”,“薪金收入减50%”都会搞,而且很可能会有海员被逃税抓起来判刑。因为解释权不在海员嘴上,基层官员的看法决定一切,而且没有了辩护权,刑事辩护基本没用;没有了舆论监督权,平和如薛船长的自媒体都被全网络封锁;建议权更是无从谈起,因为这是中央事权,基层说只管执行,不通过人大、政协、民主党派中央建议到中央,并被哪个主要领导批示,连改变的可能都没有。

海员是鱼肉,哪能与刀俎谈条件,只能感恩。 

3、航海文化的缺乏

航海文化的缺乏,也表现在儿童身上,比如独眼龙海盗船长,孩子们都认为是凶狠,其实,这是船长观测太阳确定船位时,看太阳对眼睛的伤害造成的,原理很简单,每天太阳所在的纬度是确定的,正午时测量太阳的高度,就很容易得到船所在的纬度,专业术语叫“太阳中天高度求纬度”。独眼龙代表着船长的智慧与勇敢。还代表着冒险精神、对金钱与财富的渴望。


每每读到香港、台湾、日本的法律,都为其严密的航海思维所折服,航海文化深入了这些地方人们的每一个细微之处。且不说董建华就是海运世家,陈水扁本就是海运公司法律顾问出身,马英九的岳父周兆溎船长毕业于吴淞商船学校。而祖国大陆海员出身的省部级官员只有河北省常务副省长袁桐利,海南省政府秘书长倪强电报主任尚处于升任副省部级领导的敏感时期。

没有了航海文化,坑害起海员来,心不慈、手不软。 

4、海运业地位下降,就没必要为海运业维持那么大的管理机构

据说最近海事局又要出台文件,实习海员上船开封要船东办什么手续,薛船长都没兴趣进一步了解了,这帮官老爷,哪知道什么是船东啊,哪知道现在的海运业分工如此明细。赋予船东开封的权力,远在希腊偏远小乡村的船东就有了不开封的权力,权力可以拿出来卖钱的,好吧。

海事局船员处是个完全可以撤销的机构,号称全国60万海员,实际不知道有没有一半,可能连薛船长这样的也算进了海员总数里。设立了十几个正处级的船员处,一个车管所管多少驾驶员和车啊!大约5年前,撤销了海员出境证明,与一个船员处长聊天时,他说,接到很多船东反应,撤销了海员出境证明,反而不方便了,把薛船长听楞了,面对面也不好反驳什么。即便今天撤销海员证,绝对没任何不方便,为了维持海员证的存在,把渔民也纳入海员证发证范围了。正如有的海事法院,为了维持存在与扩权,想要把内河船纳入其司法管辖。

其实,我们要看到海运业地位的严重下降,看过一个数据,美国在1960年代,海运费成本占其进出口货值的13%左右,前些年有数据海运费只占美国进出口成本的5%左右。海运业地位下降,就没必要为海运业维持那么大的管理机构。交通部率先做出了示范,早就没有了船长出身的副部长了。

反应在竞争领域也是如此,有大律师向薛船长抱怨,现在招不到优秀律师做海事案件了,更多非诉、民事乃至刑事吸引着优秀律师,连伦敦的海事律师所也抱怨,以前招牛津剑桥的毕业生很容易,现在很难吸引了。薛船长深表认同,听说有刑事案子,一个案子律师费就收了9千多万的,据说这是个涉黑案。对有钱人来说,自由比金钱更重要,对所有人,生命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总之,不能过于乐观,还是要察其言,观其行,但愿惠及海员的政策真正多起来。

[1] https://www.sohu.com/a/230786847_693763

最新评论

热门文章

小黑屋|关于我们(mail@imarine.cn)|免责条款|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506号|龙de船人 ( 沪ICP备11048848号-1 )

GMT+8, 2020-8-10 04:01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2020, 龙de船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