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de船人 新闻 造船业隐秘的角落

造船业隐秘的角落

作者:龙de船人| 发布时间: 2020-10-16 09:05| 查看数: 1648| 评论数: 0

2019年底,厦门海事法院审理完成一起寻常的民事纠纷,据判决书内容显示,华泰重工(南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重工”)向厦门象屿物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厦门象屿物流”)清偿到期债务1549.9万元及利息、船舶预付款和其他款项699.2万美元,南通华凯重工有限公司、霍起等担保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近日,有知情人士爆料,这看似寻常的民事纠纷中,掩盖着鲜为人知的隐秘交易。

据判决文书显示,上述清偿债务款项为厦门象屿物流向华泰重工垫付的造船垫付款项。

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款项中有500万元没有用于双方约定的造船用途,而是被华泰重工改作他用。

此外,知情人士还表示,在上述约500万元案涉款之外,有证据可支持的还有约4500万元垫付款也被华泰重工改做清偿银行贷款和发放工资。

据相关文件显示,厦门象屿物流方面对上述约5000万元的造船垫付款项改变用途一事均属知情状态。

垫付款合约

厦门象屿是一家年收入超过2000亿元的物流巨头,背后是厦门市国资委。

2014年,厦门象屿物流与华泰重工签订出口船舶代理协议,根据双方约定,船东根据进度向象屿物流支付船款,再由其支付给华泰建造H0024、H0022两艘船。
20201016180153.png


双方还约定,厦门象屿物流方面将收取垫资款7%年息,以及垫资总额不超船舶总造价的35%。

据了解,文中上述涉案待建船即为编号H0024的船,该船船东已于2017年4月弃船,实际并未建造。

2016年3月17日,时任华泰重工股东的霍起为厦门象屿物流船舶代理出口协议提供担保。

对于股东身份,霍起表示,其仅为股权代持人,并不参与华泰重工的经营。据其提供的代持协议显示,其所持有的华泰重工股份系帮助中海重工代持,而且,其已于2016年5月退出了华泰重工。

2018年,华泰重工进入破产程序。

据管理人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破产时,华泰重工收到厦门象屿物流5800万元船款,其中,用于H0024船只制造的资金仅为470万元。

2018年1月,厦门象屿物流诉华泰重工合同纠纷一案被厦门海事法院受理。

2019年底,厦门海事法院一审宣判,华泰重工向厦门象屿物流清偿1549.9万元及利息、船舶预付款和其他款项699.2万美元,霍起、华凯重工等几家担保方被判处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5000万元造船款涉及“倒贷”

一审判决后,霍起不服,随即上诉至福建高院,并将相关新证据提交至高院。

在查找相关证据时,霍起发现了几份蹊跷的邮件。

201016180238.png


霍起提供的邮件显示,2016年3月14日晚,象屿物流与华泰重工曾往来电子邮件,双方商量明确之前2000万元借款延期及3000万元新增借款的事情,称其为垫资款。

“因我方内部审批需要,请提交申请书及承诺函,模板参照2月初的模板”,其中提及华泰重工股东霍起的个人担保,“模板如附件”,对于新增3000万元用于倒贷还款文件,“且对整个倒贷还款过程我们需要全程跟踪了解,相关信息必须对我方及时公开透明”。

这次3000万元贷款的用途,象屿物流还在邮件中具体问询,这些钱将给哪些银行还贷、倒贷,并要求提供相关后续的资料。“如我司同意此次借款,霍董和朱总的担保函届时需要面签。”

于是,3月17日,当时华泰重工的股东霍起,被要求签署一份担保函。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厦门象屿物流向华泰重工的垫付款超过1亿元,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证据显示,目前至少有5000万元造船垫付款项改作他用。

此外,厦门象屿物流在2016年3月15日发给华泰重工的邮件中写道:其中两份承诺函中载明,在“我司承诺该笔款项在2016年4月30日”后应该加入“连本带息”同时在“年利息按照7%计算”,增加“如逾期未能及时归还,承诺罚息按日息千分之一计算,直至还清”。

上述高达5000万元的款项究竟是造船垫付款项还是企业借款?厦门象屿物流在明知对方将造船款项改为清偿银行贷款的时候,为何不顾还款风险继续放款?

记者多次致电厦门象屿物流相关工作人员,截止发稿,厦门象屿物流未作回应。

来源:综合自华夏时报、中国科技新闻网、中国经营报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新闻

小黑屋|关于我们(mail@imarine.cn)|免责条款|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506号|龙de船人 ( 沪ICP备11048848号-1 )

GMT+8, 2020-10-24 08:52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2020, 龙de船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