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de船人 新闻 黄家华和万吨水压机的故事

黄家华和万吨水压机的故事

作者:龙de船人| 发布时间: 2021-6-9 11:16| 查看数: 1022| 评论数: 0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100周年暨2021年感动江南典礼现场,有一位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先生。

e70f9dab21ab1e0b7a69cad8a4a49003.jpg

1932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90岁了亲历过万吨水压机建造见证了我国重工业的发展历程在他的讲述下,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慢慢揭开,因为典礼现场时间有限我们以采访实录的形式在这里完整呈现......

710db0679ba5a978f9c867f08fe95116.jpg

可爱的他——黄家华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他时,我站在车旁,急切地在小区内找寻一个90岁老人的身影,周围来来往往的似乎都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我竟一时有些恍惚,直到身边的唐宝福先生突然喊了一句:“哎呀!我看到黄叔了!一看就像他,在小区路口晃来晃去的!”

但说起话来,他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思路清晰、语言生动。整个下午他连水都没喝几口,一个劲儿地跟我们讲述那段往事......

接触到万吨水压机建造

黄家华是1956年进的江南造船厂,进厂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参与中国第一艘自主建造的潜艇的生产工作。那一年,他24岁。

当时的建造工作由苏联专家指导。他被分派跟着苏联专家学习技术,接触了不少新兴知识。由于建造需求,苏联专家要求当时的江南造船厂成立一个焊接实验室,就是现在焊接研究所的“鼻祖”。

50年代,实现国家工业化的任务十分迫切,重工业更是急需发展。由于当时国内没有大型水压机,大型锻件只能依赖进口。在这种情况下,制造我们自己的万吨水压机成为改变我国工业落后被动面貌迫在眉睫的任务。

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召开。时任煤炭工业部副部长沈鸿给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信,建议利用上海原有的机器制造能力,自力更生,设计制造我国自己的万吨水压机,以彻底改变大型锻件依赖进口的被动局面。

沈鸿的建议得到了毛主席的支持,并将这封信批给当时的总书记邓小平同志:“小平同志:此件请即刻付印,发给各同志阅。”毛主席还亲自拿着这封信问上海市的领导:上海能不能干?愿不愿干?上海市领导认为可以干。

不久,经过一定的手续,这个标志着中国重工业重大突破的任务正式下达到了江南造船厂。

31f08827e32b44a8101f81d9baaa7b77.png

此时,他进厂两年。接到万吨水压机任务的时候,焊接实验室既激动又犯难,在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黄老总是说:“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故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电渣焊理论的引进

“因为当时建造万吨水压机最大的困难就是他的四根立柱!那个柱子有多粗?两个成年人围抱,也只是能差不多围住,而这样又粗又长的大型工件,当时理论上只能靠万吨水压机才能锻制出来,这就相当于要用万吨水压机来锻造建设万吨水压机需要的立柱,这可不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吗?”。

“当时沈鸿部长就问我们能不能干?我就说我们试试看!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当时没怎么多想,就想着要解决问题,我们当时有一句话,‘有条件要干,没条件要创造条件干。’后来我们就想着换一种方法,如果锻压不行的话我们能不能采用焊接?通过以小拼大的方式来解决?但还是有问题,因为当时焊接的管道都是非常细的小管子,那个立柱那么粗,常规的手工焊肯定是不行的,很容易有那种夹渣,焊接质量肯定也过不了关,那只能再想办法。”

“好在之前跟着苏联专家学了两年,当时我也成为了中苏友好协会的会员,也是一次巧合,我在苏联的一本焊接杂志专刊《苏联焊接杂志》上,了解到了电渣焊的技术。他描写的就是怎么焊接那些粗的管子,我一想这不是正好就用上了吗,电渣焊就是这么引进的。”

c8be1045b700a8714a22add387c30b26.png

电渣焊的两大功臣——黄家华和唐应斌相识

“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和唐应斌认识的,当时不是成立了焊接实验室吗?但是不可能实验室只有搞军品的,像苏联专家之前带着我们是搞潜艇的,所以就又从车间调了一拨人,这个时候唐应斌他就一起来了实验室,当时他也是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只能接触民品,所以我们这对‘军民搭档’也就互相认识了。”

当黄老回忆起与唐应斌相识的故事时,唐应斌的儿子唐宝福补充介绍:“黄叔一直是我父亲当时最好的搭档助手,黄叔以前一直来我们家的,他一来我父亲就把我们这些小朋友‘轰’出去,他们两个就开始钻研工作,我那小时候吸了不少‘二手烟’呢,那个场景我到现在都印象深刻啊!”回

忆起电渣焊,黄老有些激动。“当时有了理论基础之后,我又翻看了很多苏联的杂志,想要把工艺深入地了解,然后就写了一篇《12000吨锻造水压机的焊接生产》,这个12000吨的水压机不可能一下子搞出来,所以当时还在这个之前做了一个1200吨(1:10)的样机,而这个样机当时我也写了一篇论文支撑。”

7ec56551143e0f161b4ad51a16841f7d.png

3e658e4e96c315746294ccb6c9936502.png

“当时因为一些历史原因,我的名字最后未能署名。但我没什么遗憾的,我就觉得只要能够为国家做出一份我的贡献,就是好的!后来唐应斌受邀参加国际巴黎焊接年会,在那上面发表的学术论文中,就有我写的这篇!”

ea6287bd53202b3423baeaf69d68b3ce.png

说这话的时候,黄老的眼睛笑弯了,像极了一个考了满分的孩子。

“当然,有了理论基础还需要有设备,当时这个理论都是引进的,更不要说能够完成这个电渣焊的设备机床了。我们当时问了好多家设备厂商,都说没听说过,连个概念也没有,最后没办法了我就自己动手做了‘土设备’,不仅是1200吨的试验机床,包括后面实际生产的12000吨电渣焊的生产机床,也是我们当时自己搞出来的。”

选择焊接这个专业——机缘巧合、使命所向

“当时我们家有6个兄弟姊妹,我上面两个哥哥姐姐都比我们大很多,那时候早就成家立业自立门户了,剩下的四个孩子中我就算是长兄了。那个时候我已经读到高二,但是母亲在家里是没有工作的,父亲也只是工人,家庭条件不足以支撑我们剩下的几个孩子一起读书,当时就想着要帮家里解决一些负担,把升学的机会留给弟弟妹妹吧,我就在高二的时候辍学了。那时候也读过高中嘛,就直接转入了中专。我自己也比较喜欢动手,碰巧当时的造船学院正好在招焊接班,这是他们当时的第一届,我就报名了,也算是巧合吧。”

“当然,我弟弟妹妹也很有出息。我妹妹后来是西北工业大学的教授,研究生导师,我弟弟当时也是考到了清华大学,从事的核动力工程,当时我们国家的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爆炸,他就参与了研究。”

尾    声

现在看来,他撰写的论文,对于电渣焊、对于万吨水压机乃至于整个中国重工业的发展,都有着深远的意义。采访过程中,黄老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年逾九旬的他那颗赤子之心!尽管上了年纪,但他笑起来的模样,怎么都不像是一个九十多岁的人,反而有些许少年感,也许是因为他一直保持着那份初心和热忱吧。

本站内容除非特别标注来源,否则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自【龙de船人】,否则我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得金币

小黑屋|标签|关于我们(mail@imarine.cn)|免责条款|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506号|龙de船人 ( 沪ICP备11048848号-1 )

GMT+8, 2021-7-27 09:32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 龙de船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