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de船人 首页 专栏 中船邮轮CCTD观察 查看内容

挪威邮轮公司如何突出重围

2022-10-12 15:36| 查看: 2575| 评论: 0

前言导读

9月15日,挪威哈维拉·基斯特鲁滕(Havila Kystruten)邮轮公司宣布已签署总额达3.7亿美元的再融资条款清单,所获资金将用于支付两艘在建邮轮的进度款,以及赎回船队4艘邮轮相关的现有债务。至此笼罩在哈维拉公司长达5个多月的恐怖疑云终于烟消云散。今年4月初,受西方国家对俄制裁的波及,哈维拉公司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该公司采用俄罗斯国家交通运输租赁公司(GTLK)融资的4艘邮轮都受到了牵连,其中在役的哈维拉·卡佩拉(Havila Capella)轮无法开航、即将完工的哈维拉·卡斯特(Havila Castor)无法交付、在建的哈维拉·北极星(Havila Polaris )和哈维拉·双子星(Havila Pollux)无法续建。在随后的时间内,公司通过种种努力,最终力挽狂澜、避免了被颠覆的命运。而其表现出的睿智、果敢、坚韧、不屈具有极高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

一、叩开挪威邮轮市场大门

哈维拉航运(Havila Shipping ASA )是一家位于挪威福斯纳瓦格(Fosnavåg)的拥有70多年历史的航运旅游公司,公司创始人佩尔·塞维克(Per Sævik)在1957年购买了第一艘渔船,从捕鱼业开始逐步发展为涵盖航运技术、运输和旅游业的综合性集团公司。目前公司拥有并运营23艘船舶,包括10艘平台供应船(PSV)、6艘起锚拖船供应船(AHT)、2艘应急响应和救援船(ERRV)、4艘海上海底施工船(OSCV),以及4艘邮轮,其中邮轮业务由其子公司哈维拉·基斯特鲁滕经营。

哈维拉公司进入邮轮运营市场是源于挪威政府引入本国沿海客运航线竞争、改变海达路德(Hurtigruten)公司长久以来垄断运营的历史契机。挪威位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西北部,西临挪威海,国土南北狭长且山脉贯穿,海岸线漫长曲折,长达2.1万公里,近海岛屿达15万多个。挪威独特的地理环境导致国内通信极为不畅,在夏季从挪威中部到北部的邮件往来时间需要3周时间,而在冬季更是长达5个月。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挪威政府在1893年提供了合同,鼓励航运公司开辟定期航线。1893年7月2日,海达路德的创始人理查德(Richard With)驾驶维斯特兰(Vesteraalens)号从特隆赫姆(Trondheim)出发前往斯沃尔韦尔(Svolvær),将两地的航行和邮件时间缩短为7天。自此开启了挪威沿海班轮时代,沿海航线也从卑尔根(Bergen)延伸至基尔克内斯(Kirkenes),覆盖了沿线34个港口,并被称之为“挪威海岸快线”。

在海达路德获得成功之后,又有数家航运公司陆续获得了沿海航线的特许经营权。经过百余年的市场竞争整合,海达路德公司统一了该市场,旗下11艘邮轮穿梭于各港口之间。挪威政府也提供了高额的补贴,仅在2012-2019年间,海达路德每年获得6亿美元的定期渡轮补贴。

为了改变沿海班轮市场的垄断格局,挪威政府在2017年9月邀请轮渡公司竞标海岸航线,提供了一份为期10年的运营合同,起始日期从2021年1月1日至2031年12月31日,外加1年的选择权。根据合同要求,航运公司需全年在卑尔根至基尔克内斯航线上运输旅客、车辆和货物,并在11天的航期内停靠全部34个港口。最终该合同由哈维拉和海达路德公司共享,其中哈维拉获得4艘邮轮的航线经营许可、海达路德则获得7艘许可,哈维拉由此开始踏入邮轮运营市场。

二、起步阶段就遭市场挑战

在获得政府运营合同后,哈维拉随即开始设计建造4艘混合动力邮轮,该船型总吨为15776,总长124米,最大载客人数为640人。邮轮配备了LNG燃料发动机,并安装了重量为86吨、输出功率为6.1兆瓦时(MWh)的电池组,可在纯电池动力下航行4小时,实现航行过程零排放。2018年9月,哈维拉公司向西班牙巴雷拉斯(J.Barreras)船厂和土耳其特桑(Tersan)船厂分别下单建造2艘邮轮,计划于2020年底交付、2021年初投入使用。


(一)技术难题导致交船困难重重

哈维拉公司遇到的首个挑战来自于技术方面。由于技术能力不足导致,巴雷拉斯船厂表示在船舶吃水和排水方面遇到了“难以克服”的设计挑哈维拉公司遇到的首个挑战来自于技术方面。由于技术能力不足导致,巴雷拉斯船厂表示在船舶吃水和排水方面遇到了“难以克服”的设计挑战,因此在开工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陷入停工。与此同时,船厂出现财务问题,高管团队集体被解雇、1300名工人离开岗位,巴雷拉斯船厂最终在2019年8月向哈维拉发出取消邮轮建造的通知。战,因此在开工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陷入停工。与此同时,船厂出现财务问题,高管团队集体被解雇、1300名工人离开岗位,巴雷拉斯船厂最终在2019年8月向哈维拉发出取消邮轮建造的通知。

事实上,巴雷拉斯船厂并没有邮轮建造的经验,此前仅在2018年初与丽思卡尔顿签署了建造3艘25000总吨小型订单。由于缺乏生产经验,首艘邮轮Evrima号的工期延长了近3年,交付日期从最初的2019年推迟至2022年8月,丽思卡尔顿也在2022年7月将后续订单转移至大西洋船厂。

为了确保船队在2021年投入运营,哈维拉不得不重新寻找船厂,最终由土耳其特桑船厂接手上述订单,由此特桑船厂获得了全部4艘船订单,后2艘邮轮的交付日期推迟至2021年底。


在建造过程中,哈维拉又升级了邮轮动力和推进系统,提升了排放标准,新设计工艺叠加疫情的影响,导致邮轮建造经历了数次延期。哈维拉首制船于2021年11月3日在万众期待中实现交付,并于2021年12月12日开始服役。在此期间,哈维拉与挪威政府达成协议,同意船队推迟运营。

(二)俄乌冲突引发颠覆性危机

技术问题并非是哈维拉面临的唯一难题,地缘政治也成为了公司发展的拦路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在经济、文化等领域对俄国实施了全方位制裁,哈维拉公司也受到了波及。

船舶融资租赁是航运企业常用的融资方式,该模式具有期限较长、授信效率较高的特点,承租人租费支付期可达15年,且在许多国家具有节税功能,可有效降低承租人的融资负担。哈维拉船队由俄罗斯GTLK提供了融资租赁服务,其中GTLK亚洲分公司为卡佩拉和卡斯特提供融资,GTLK欧洲分公司为北极星和双子星提供融资。根据双方协议,哈维拉公司在运营2年后有权回购邮轮,而在10年后则必须回购所有邮轮。

作为哈维拉邮轮的实际所有人,GTLK在4月8日被列入制裁清单,受此影响哈维拉邮轮也成被制裁对象。

1.保险失效,卡佩拉号无法航行

国际保险公司自2022年3月以来陆续中断了对俄罗斯船舶的保险服务。作为俄罗斯资产的哈维拉邮轮面临着保险被取消的风险,尽管该邮轮悬挂挪威国旗,并由哈维拉公司负责运营,但却无济于事,卡佩拉号的保险依旧被取消,航行证书也随之失效。4月12日,搭载着232名游客的卡佩拉号在卑尔根码头经历了2天的等待后,不得不接受停航的命运。

卡佩拉号恢复运营的核心是保险和所有权问题,为此哈维拉诉诸于法律手段。首先哈维拉向挪威政府提出航行申请,4月26日挪威外交部为哈维拉提供豁免,准许卡佩拉号在挪威航行6个月。其次哈维拉分别向英国和挪威法院提出所有权申请,6月20日,挪威霍达兰法院(Hordaland Tingrett)发出临时命令,授予哈维拉对卡佩拉号2年的强制控制权,以履行与交通部的运输合同。最后哈维拉申请保险和证书,在获得挪威法院授予的控制权基础上,哈维拉为卡佩拉号投保保险。6月23日,挪威海事部门为卡佩拉号签发了航行证书。至此,卡佩拉号的停航风波暂时平息,在经过2个多月漫长等待后,卡佩拉号于6月28日再度在卑尔根扬帆起航。

2.尾款未付,卡斯特号无法交付

相对于卡佩拉号所遇到遭遇的一系列难题,围绕剩余3艘船的纠纷则相对清晰,核心是融资问题。


卡斯特号原计划于2022年4月7日交付,但由于GTLK 无法向船厂正常支付建造进度款,导致该船无法交付。哈维拉着手解决尾款问题,经过半个月的努力,哈维拉公司在4月22日与特桑船厂和土耳其IS Bankasi银行达成了融资协议,获得了为期3个月、总价为4800万美元的临时贷款,该笔融资又在7月下旬获得了2个月的展期。在获得贷款后,哈维拉顺利支付了卡斯特号的进度款,该轮也于4月22日驶离船厂前往挪威。

3.融资中断,北极星和双子星无法续建

在解决了卡佩拉号和卡斯特号的问题之后,哈维拉就专注于解决北极星和双子星的融资和产权问题。

一方面通过诉讼固定船舶的所有权。在哈维拉公司向法院申请卡佩拉号所有权的同时,也主张了对北极星和双子星的所有权。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在2022年6月15日发出命令,规定未经哈维拉公司的批准,特桑船厂不得出售在建的北极星和双子星号邮轮。此举避免了两艘邮轮所有权的旁落,同时也为哈维拉后续融资赢得了充裕的时间。

相较之下,同样由GTLK融资的希腊天鹅未能及时采取法律措施,在中断支付建造款后,赫尔辛基造船厂于6月24日公开拍卖织女星(SH VEGA)号邮轮,尽管最后仍由希腊天鹅公司拍卖获得,但至此竞拍无疑增加了船东风险,也增添了资金成本。

另一方面获得再融资置换债务。9月15日,哈维拉宣布与借款人签署了3.7亿美元的再融资协议,该笔资金将用于交付北极星和双子星的建造费用,以及向GTLK赎回4艘邮轮的现有债务。同时,哈维拉也宣布北北极星和双子星分别于2022年12月下旬和2023年3月下旬交付入列。

通过融资置换债务,永久性解决哈维拉船队的所有权归属问题,并彻底摆脱了因俄罗斯资本受到的制裁。对此公司CEO本特·马蒂尼(Bent Martini)激动的表示,“很高兴找到了解决方案,船队重新融资到位使大家松了一口气。”

三、哈维拉公司的启示意义

1.保持发展战略定力

哈维拉进军邮轮是为了履行与该国交通部的运输协议,提供沿海运输服务,也是拓展新业务领域,实施多元化战略的一个重要尝试。对于挪威来讲,引进哈维拉将有利于提升国内班轮服务水平。哈维拉邮轮事业步履维艰,在起步阶段就遭遇到建造技术难题、新冠疫情、俄乌冲突三股不利因素的叠加冲击。该公司在发展邮轮产业中保持了较高的战略定力和发展韧性,从服务国家战略和遵守商业协议的角度出发,努力克服种种不利因素的影响,始终按照既定的目标推进邮轮事业的发展。

2.注重能力体系培养

哈维拉邮轮能解决在处理危机中,源自于该公司出色的能力体系。在法律方面,该公司通过诉讼强制获得了卡佩拉的所有权、冻结了Tersan船厂出售北极星和双子星。与此同时,公司与GTLK开展协商,在不违背协议的情况下启动邮轮的回购。在金融方面,此次危机最大的难点在于资金缺口,四艘邮轮的总造价高达4.2亿美元。公司在较短的时间内制定并实施了一揽子方案,一方面通过短期融资解决了卡斯特的尾款问题,另一方面通过再融资协议解决了与GTLK的所有债务,成为危机处理的重要支撑。在海事管理方面,围绕卡佩拉邮轮复航,公司聚焦于保险和证书的失效问题,以获得法院认可的船东地位后,重新取得了保险和航行证书,保证的卡佩拉启航。

纵观中外,所有企业都要直面竞争对手的短兵相接、也要经历环境突变下腾挪躲闪。当下新冠疫情、俄乌战争、经济衰退三股势力侵袭着全球市场,所有企业都面临着巨大危机,而邮轮产业更是一度冰封、邮轮公司艰难求存。我们在研究嘉年华、皇家加勒比、诺唯真等“庞然巨物”战略举措的同时,也要留心观察处于培育成长期中小邮轮公司应对挑战的措施和手段,他们始终处于炮火纷飞的最前线、接受汹涌大潮的冲刷洗礼,此时只有立定生根,在市场奔流中练就驾驭风浪硬本领,在大浪淘沙中显出真金本色,才能进入到下一个市场周期,开创事业新局面。

在战胜自我、战胜市场、战胜周期,方才实现基业长青,这也是成为伟大企业的必由之路。

最新评论

关注度:5

中船邮轮CCTD观察

热门文章

小黑屋|标签|关于我们|免责条款|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506号|龙de船人 ( 沪ICP备11048848号-1 )

GMT+8, 2023-2-8 19:17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 龙de船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