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de船人 首页 专栏 蓝色大地 查看内容

海洋钻井平台——市场如此疯狂,仍需蓄积力量……

2020-7-27 10:12| 查看: 900| 评论: 3

Covid-19、油价雪崩、股市熔断、贸易争端、边境冲突……,多灾、多难、多变,2020年作为21世纪20-30年代的承前启后之年,无疑将在历史上留下她的印记。

作为石油人,从2014年油价暴跌以来刚刚寻得一丝希望,再次承受着新冠病毒和低油价的双重打击,甚至跌入负油价的历史性冰点,何其难也?2014年以来,海洋钻井平台市场已经是第二次脱水了,不过乐观一点讲,即使再有下一次,估计也就是烘干了,向死而生,还有什么好怕的~~

一、订单情况

1. 新建订单

根据IHS数据统计,2011年以来,业界抛出钻井装备订单约300座。其中2013年一年的订单量就在100座以上(关键贡献在中国船厂)。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订单锐减,至2015年只有4座订单(不计下订单又取消的情况),2016年-2017年无新增订单,2018年新增订单2座(中海油服和Awilco的两座半潜式钻井平台),2019年新增订单1座(Awilco的半潜式钻井平台),2020年新增订单2座(ARO Drilling的两座自升式钻井平台订单)。即使这凤毛麟角的订单仍然面临很大变数,今年吉宝的地狱价订单已经处于与Awilco撕扯的路上,钻井平台建造市场大势已去,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2. 交船情况

2013年以来共交付钻井平台约240座/艘。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平台交船量锐减。随着油价的复苏,2019年平台交付情况大为改观,交船数量约有26座/艘,中国占了一多半。


3. 手持订单

参考OFFSHORE杂志援引IHS统计数据,目前全球船厂手持订单77座,分布情况如下图。可以看出订单主要在中国(44座)、新加坡(16座)和韩国(10座),合计占订单总量的12%,中国占订单总量的57%。


钻井装备主要包括钻井船、半潜式钻井平台、自升式钻井平台和辅助钻井装备(Tender)。各类装备的概念在此不做赘述,可参见小编以前的文章海洋石油钻井装备图解。

下边就各类装备的情况分析如下图。

钻井船订单共计18艘(2019年为19艘),其中韩国10艘占半壁江山。中国3艘为Tiger系列,规格一般(最大作业水深5000英尺),其他的15艘钻井船基本处于顶级配置(最大作业水深≥10000英尺)。


半潜式钻井平台订单共计8座(2019年为11座),其中中国占4座。


自升式钻井平台订单共计46(2019年为67座),其中,中国最多,有33座(2019年为50座),占比72%。


上述订单计划在2020~2022年交付,今明年为交付高峰年。但是基于眼下的全球经济形势和低油价,严重供过于求的市场,预计这些平台将是今年推迟复明年……


在2018年3月,挪威船东Awilco Drilling在新加坡吉宝船厂以4.25亿美金的抄底价下单建造一座Moss Maritime CS60 ECO MW型半潜式钻井平台(Nordic Winte),造价低至4.25亿美元(油价下跌前价格在6-7亿美金)。2019年3月,Awilco在吉宝订造了第二座同类型钻井平台(Nordic Spring)。至于吉宝,如久旱逢甘露,至于Awilco,也算是如愿抄到地板价,真可谓郎有情妾有意,双赢的格局。然而,Awilco在今年6月一个付款节点(应付3187.5万美金)前一天以吉宝“违约”为由通知吉宝将履行合同终止权利,撤销在吉宝远东的半潜式钻井平台“Nordic Winter”号建造合同。根据合同规定,撤单之后Awilco将有权获得向吉宝支付的5470万美元分期付款的退款,外加应计利息。行业寒冬,北风雨雪,“感情的破裂”实则是源于生存的无奈,活着,再去辩论羞耻。在疫情及低油价的双重打击下,在有限的生活空间中,利益的撕扯必将进一步深化,后续的两座备选订单如梦幻泡影了~~


十年前的香饽饽,谁曾想,十年后都是一个个梦魇,那个时代或许再也回不来了……


钻井平台/钻井船的使用寿命可达30-40年,上世纪70年代第一轮油价的暴涨催生了第一轮钻井平台投资建造高潮,本世纪初第二轮油价的暴涨催生了第二轮钻井平台投资建造高潮,之间的间隔也恰好是30-40年,本轮的油价下跌是否是在为第三轮的暴涨积蓄力量,未来是否会有油价的第三轮暴涨?第三轮的暴涨是否会催生第三轮的钻井平台投资建造高潮?看似或许会是必然,但是期间隐含着太多的偶然~~


二、市场情况

根据IHS统计,2016年7月到2020年5月期间海洋钻井平台应用数据如下图。


截止2019年5月底,在役平台(包括钻井船、自升式平台、半潜式钻井平台)746座(历史最高约为950座),合同平台456座(历史最高约为770座),约占平台总量的57%(历史最高约为85%),在作业平台仅有409座(历史最高约为670座),占平台总量的55%。自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海洋钻井平台作业数量一路狂跌,经历了为期4年的探底之路,在2018年基本企稳,并缓慢回升,在油价企稳和老旧平台退出市场的双重利好下,2019年,平台作业数量已经恢复到450座左右,平台利用率回到60%以上。

然而,2020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钻井平台市场的探底之路又将再启程……

重组之后再重组,破产之后再破产,投资钻井平台市场仿佛是条不归之路。十年两轮暴跌,世界巨头都亏的找不到北了。海上钻井龙头Transocean的股票价格在2008年6月最高接近130美金,在2014年及年初的油价暴跌后已经低至1美金,何其惨也?钻井承包商若此,钻井平台市场能有何求?重资产的行业没有点家底没有两把刷子真是不能随便梭……



还是那句话,库存订单从2018年的156座降至2019年的102座进而降到现在的77座,并不意味着“去掉的库存”全部找到了长期稳定的租约,如果这些平台只是完成了形式上的去库存,将会进一步冲击市场价格,压制平台日费率的上涨~~

2020年以来国际石油巨头纷纷削减上游油气资本支出,勘探开发活动将再度跌入冰点。根据Rystad Energy 7月份预测,2020年,获批油气项目总投资约为470亿美金,比去年下降约76%。其中海上油气项目270亿美金,比去年减少820亿美金。


根据Rystad Energy预测,2020年,全球油气钻井数量约为55350口(包括海上钻井2238口),比去年下降约23%,且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到2019年水平。而在年初,疫情大爆发和油价雪崩之前,Rystad Energy预测,2020年,全球油气钻井数量约为71679口(包括海上钻井2896口)。


物极必反,扭曲的现在将会导致更为扭曲的未来,只是在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未来可能发生的扭曲的利好有多少可能传递到海洋钻井市场?


三、中国船厂

中国船厂曾经最疯狂,自然也最受伤,眼下也最努力,也算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库存平台由2018年的80座降至2019年的63座进而降到现在的44座,中国海工人确实不易。




2019年8月,中集海工资产与华商国际在烟台签署两座高规格400尺自升式钻井平台租赁合同。涉及“GULF DRILLER Ⅵ”(湾钻6号)、“GULF DRILLERⅧ”(湾钻8号)两座自升式钻井平台,两平台交付后,将为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提供油气钻探服务。

2019年11月20日,由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建造的两座DSJ300型自升式钻井平台“中油海18”、“中油海19”交付中国石油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2019年12月4日,由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建造的两座CJ46型、CJ50型自升式钻井平台ENERGY EMBRACER和ENERGY ENTICE交付给山东海洋有限公司旗下NOF公司,前往卡塔尔作业。

2020年2月18日,国海海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外高桥造船建造的“东方发现”号自升式钻井平台交付中海油服运营。

2020年4月17日,由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建造的JU2000E型自升式海上钻井平台“国瑞”号交付中海油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运营。这是外高桥造船与中海油服自去年以来双方合作的第三个项目。后续第四个合作项目“国顺”号亦在交付的路上。

2020年5月2日,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建造的CJ50型自升式海上钻井平台“ENERGY EDGE”号正式交付给山东海洋有限公司旗下NOF公司。


“万变难离其踪,奈何肉烂在锅里”,去库存已经进入深水区……


四、存量搏杀

根据IHS官方公众号信息,今年3月初以来,全球已有43份钻井平台合同陆续终止。西北欧和西非受创最重,各有11起合同终止。这两个地区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已受到严重冲击,西北欧有六起合同终止,西非则有七起。正如2014年下半年的油价暴跌导致2015年开始的毁约高潮,今年年初的油价暴跌已经毁约的大幅提升,预计后期仍会持续一段时间。


虽说短期内增量市场无望,但是存量市场总算还能带来些许慰藉。存量市场中,“后浪”的出现必将挤压“前浪”的生存空间,2014年以来越来越多的老旧平台退出钻井市场。根据IHS官方公众号信息,2014年以来,已有258座/艘平台退出市场,包括自升式钻井平台107座,半潜式钻井平台116座,钻井船35艘,其中2020年已经有21座/艘平台退出市场,包括自升式钻井平台5座,半潜式钻井平台12座,钻井船4艘。


老平台的退出为新平台的进入留出了一定的空间,虽说空间有限(大部分平台在2014年邮件下跌之后已处于cold stack状态),但毕竟蚊子腿也是肉啊。再说上游资本支出降低并不意味着那些待投资项目就消失了或是从此搁置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油价的复苏,这些项目迟早会上马,在行业寒冬里干掉越多的老旧平台,新平台在市场复苏时自然会有更多的机会。

洗牌再洗牌,脱水再脱水,市场如此疯狂,寒冬中仍需积蓄力量。

仅以此分享给从事海洋油气装备制造的仁人志士,期待我国高端装备制造稳步向前。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丶黄大仙 2020-8-3 10:20
赞,海工人不易啊
引用 内少 2020-7-27 17:34
好帖啊,点赞
引用 wudi888_2000 2020-7-27 13:57
好贴啊,路过帮顶了

查看全部评论(3)

蓝色大地 关注度:17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热门文章

小黑屋|关于我们(mail@imarine.cn)|免责条款|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506号|龙de船人 ( 沪ICP备11048848号-1 )

GMT+8, 2020-8-14 18:23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2020, 龙de船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