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罗斯福”疫情调查报告全文,细节丰富

2020-6-22 15:41| 查看: 1390| 评论: 0

6月20日,美海军发布了《航母“罗斯福”疫情调查报告》,这里翻译1万多字的干货:


一、谁拍板访问越南的?

1,2020年1月17日,“罗斯福”打击群从圣迭戈出发亚太部署(那时候距离武汉封城还有一周),计划3月5日-9日对越南岘港进行访问,这是计划中的第二个访港(第一个是关岛),也是政治任务,为了庆祝美越关系正常化25周年;

2,按照既定流程,海军进行了访问越南岘港的风险分析,涉及国防部、海军部、印太战区、太舰队、越南外交部、越南国防部、美国驻越南大使馆等。过程合规,具体如下:
  • 太舰队下命令给第七舰队;
  • 第七舰队组织风险评估,给编队各战舰分配港口和时间;
  • 然后第七舰队把方案初稿,上报太舰队批复;

3,根据当时的疫情,印太战区暂时扣住了访问岘港的事情;
  • 第七舰队提出了一些对策措施,比如测体温啥的;
  • 最后太舰队根据当时WHO(不是大流行,不鼓励限制旅行)、美国CDC和越南政府的信息(当时越南只有16例确诊,且都在北越,南方的岘港还没有),评估访问岘港是“低风险”(而且2月还有“美利坚”“蓝铃”两个编队在泰国搞“金色眼镜蛇”演习,4500人参加,无一例被感染);
  • 3月4日,太舰队的报告提交印太战区司令部,后者最终批准了“访港”命令;

4,于是,“罗斯福”编队兴冲冲奔着岘港去了,同时派出一个先遣队去了岘港做准备:
  • 先遣队是直接抵达岘港的,没敢在别的亚洲国家停留;
  • 先遣队跟岘港当局开会,表达了对疫情的关注;
  • 岘港当局向先遣队介绍了防疫情况,并说当时岘港没有确诊病例,16个确诊病例全部都在北方;
  • 岘港当局要求取消一些大规模聚会活动;
  • 先遣队把修改的日程安排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航母副舰长,并抄送航母医官。
5,2月疫情爆发后,第七舰队也在搞预案,包括战舰如何染毒后该去哪里靠岸隔离防疫,在横须贺、关岛、冲绳三地选择后,最终确定了冲绳,但只有关岛能停靠额外的航母。

6,在访问岘港以前,“罗斯福”针对疫情,已经在舰上采取一些预防措施:
  • 2月2日-20日,航母上有“诺如”病毒疫情,一些人拉肚子;但因为如此,舰上搞了卫生大扫除运动,勤洗手,每天两次擦桌子把手,舰上加装额外的无水酒精洗手液等。
  • 2月航母上也开始进行新冠疫情的卫生教育,卫生部门集体学习了美国CDC和舰队的各种疫情材料,做了预案,还有一些防疫指南。在访问岘港之前,在舰上的闭路电视里滚动播放,在内部小字报里刊登,以及全员电子邮件。
  • 在航母各部门领导的例会里,也开始讨论新冠疫情话题,并要求各部门传达。
  • 航母卫生部门也为靠港的外来人员设计了卫生检查流程,医官把这个做成ppt跟舰长、军士长、副长、各部门长、后勤部长进行了汇报;
  • 医疗部门还提前“踩点”了船上准备安置隔离人员的舱室,并知会了舱室所属的部门长。最初确定了三处,分别有12、4、20个舱位。
  • 医疗部门制定了隔离工作流程,包括疑似者如何进入,医护人员如何进出,饮食和医疗怎么解决,如何洗衣服,如何打扫卫生等等。
  • 航医医官要求所有登舰人员必须筛查和测体温,7日后再复查。任何有流感样症状的都要作为疑似,单独隔离。
  • 根据医官的建议,舰长在访港日程里取消了所有涉及医疗交流、厨艺交流的内容。

7,3月4日,国防部、国务院、卫生部、CDC都没有把越南列入疫区。新冠风险级别依然是“黄色”,意思是病例很少,都已被防控,都是输入型,没有社区传播。并预计在7天内转“绿色”。

8,3月2日,航母新任副舰长坐“灰狗”抵达,准备接班。

9,3月3日,航母又“灰狗”接待了两批贵宾:17名越南政府要员,14名要参加访港活动的美方要员。医官按照舰队的流程,安排对他们都进行了问话调查。他们都参观了机库、体验了升降机、参观了飞行甲板,然后离开,时间1小时。

10,根据第七舰队要求,“灰狗”的飞行员都是带着口罩和手套往返航母的。


二、岘港期间

11,3月5日,航母罗斯福和巡洋舰邦克山抵达越南岘港。航母太大,该停在锚地,然后美越领导们在“邦克山”的码头旁边合影留念。然后是1小时的新闻发布会,100多名媒体参加。

12,然后一批领导又跟岘港当局,越南海军第三军区领导亲切会晤。

13,有1000多名访客参观了码头上的巡洋舰“邦克山”,邦克山也是要求访客执行基本的自我报告筛查。

14,由于岘港锚地浪流太大,摆渡船操作困难,很多参观航母的活动被迫取消。

15, 一些迹象表明,当地疫情似乎没那么轻松:
  • 越方把码头和摆渡船都进行了消毒;
  • 码头的承包商减少了,食品补给被取消;
  • 航母的巡洋舰的官兵只允许去大使馆认可的场所和宾馆活动;
  • 每名上岸的官兵都被越方人员测体温;
  • 岘港街头看到很多商铺都因为疫情关闭,甚至有的贴着“因为工作人员生病了”;
  • 当地一些宾馆和商家们都都在测体温。

16, 航母上100多名高官、贵宾的上岸活动没有被取消,包括一些社区、机构、橙剂受害者中心、高校等。航母上搭载的海军乐队的上岸演出也照常进行了。

17,3月7日,因为风浪,太平洋舰队原定在航母上举行的一场招待会被迫挪到了岸上宾馆,参加的越方宾客有400多人。宾馆进行问话和测体温检查,所有宾馆工作人员都戴了外科口罩;除了海军人员参加,军乐队也去表演和唱歌。

18, 3月7日,30名记者还是通过摆渡船上了航母参观——这是访港期间唯一登上航母的外来宾客。

19,3月8日,大使馆注意到岘港出现疫情——两名来岘港的英国游客被确诊(他们都来自英国的VN0054航班,上面几十人确诊),而他们和美军驻在一个涉外酒店——Vanda hotel;当天,岘港当局要求美军暂停官兵的自由活动;于是美军开始紧急召回所有上岸的人,其他交流活动也暂停。编队成立“疫情临时指挥部”,当天就整理出去过vanda酒店的人,最初识别出37名密切接触者=去过vanda酒店+与英国人可能接近到6英尺内持续10分钟(这都是CDC和DOD的标准)。他们都在岘港接受了越南方面的测试,结果阴性。还有2人是主动报告说自己去过那个酒店,也经过越南卫生部门的测试,结果也是阴性。——全部39人返回航母接受隔离。此外,其他返回航母的人也都被口头问话。


三、隔离错了

20,3月9日,“罗斯福”航母打击群离开岘港,带着那39名在隔离的人。航母在公共广播里向全体官兵说明了隔离情况。后勤部门负责饮食保障。全舰开始有一轮大扫除,一天两遍。副舰长每天在广播里强调:“不摸脸,保持社交距离,常洗手”。并要求各部门长要传达自己人。医疗部门制作了一个宣传片,在闭路电视滚动播出。医疗部门要求各部门把所有有流感症状的人直接送医。舰上餐厅的自助餐也停了。

21,但是,就餐排队的人太多,还是没法保持社交距离。健身房、超市、理发店、教堂都还是照常开放。

22,3月9日离开岘港—3月23日出现首例确诊期间,总共有7趟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灰狗”运输机抵达航母,累计运来29人+灰狗机组。遵循2月份的条令,他们都接受了问话和测体温,没有异常。机组都要求待在飞行甲板上,与其他人保持2米距离。

23,舰长和副长都认为,舰上很难保持社交距离。所以除了那39个被隔离的,舰上其他也没有严格执行2米社交距离。

24,而在岘港接待了1000多人的巡洋舰“邦克山”现在也是心惊肉跳,采取了以下措施:
  • 所有人自我观察14天,有流感症状要及时报告;
  • 打扫卫生升级,尤其是那些频繁接触的物体表面;
  • 各部门每天的例会基本取消了,都是通过pod、电子邮件、闭路电视进行,减少人员聚集。
  • 舰上做了预案和应急响应演习。
  • 邦克山也没法保持2米社交距离

25,3月11日,航母完成副舰长的换班。同日,世卫组织把新冠疫情升级为大流行病。国防部发出旅行禁令和一系列防疫升级措施。海军医学中心生物防御研究小分队BDRD被紧急派驻到几艘高风险战舰上:泰国回来的旗舰“蓝岭”,两栖舰“美利坚”,和离开越南的“杜鲁门”。以提供有限的病毒测试能力。

26,3月13日,航母开始利用BDRD的力量进行病毒测试。3月14日对39名隔离的人测试——全部阴性。航母的医官开始不停群发邮件,提醒各种防疫措施。同时继续加强“灰狗”飞来人员的检查和机组隔离。隔离人员每隔7天测一次。航母开始例行的关岛访问计划。航母医官跟第七舰队医护部门加强沟通。

27,3月17日,按照原计划,航母准备4月3日-10日去关岛休整,舰长第一次跟关岛基地司令沟通,讨论采用哪种访港方式:往常一样的自由活动?限制在关岛美军基地里的自由活动?还是码头上的自由活动?关岛基地司令只同意第三种。但允许在一定限制条件下从码头前往基地的nex超市、娱乐中心、电影院、体育馆、球场、登山景区等。

28,3月19日,越南疫情继续增加,包括岘港又有一名29岁本地商场售货员确诊。美国把越南上调为4级疫区限制访问。次日,关岛自己也有12例确诊——当时航母上讨论最多还是觉得自己是“干净”的,而关岛反而是危险的疫区,如何保护自己“干净”的船员不要在关岛被感染。——然后大家开始讨论,一旦不能上岸,如何保证舰上官兵的生活质量。以及如何让舰上官兵佩戴防护器材,且跟关岛码头上的工作人员保持距离。

29,3月22日,这39人的隔离结束,既没有症状,也是阴性,于是被释放了。

30,3月23日,全球疫情上升,为了防止亚洲其他地区的访客污染航母,舰长暂停了“灰狗”航班,既不接受外界的访客,也暂停那些零部件、邮件的往来。

31,在3月9日-23日期间,其实有9名流感症状的官兵送医,登舰的BDRD小组进行了测试,通过BioFire病毒快速测试设备,全部检出是其他呼吸道疾病,就没有进一步测试。


四、疫情爆发

32,3月24日,3名士兵向第十一舰载机联队医官报告说他们“丧失味觉/嗅觉”,除此以外还没有其他症状,但这个症状已经困扰士兵们一周以上了:
  • 第十一联队医生首先觉得这是不简单,因为“嗅觉味觉丧失”是后来韩国医生总结出来的一种新冠症状,60%的感染者会出现,而早期大家都把这个当作 “轶闻趣事”,而不是诊断标准之一;
  • 士兵们向联队医官反馈说,丧失味觉的,不止他们仨;于是当天联队医官赶紧把这个上报给了航母的卫生部门;
  • 所有报告丧失味觉嗅觉的官兵,都没有其他新冠症状——病毒太狡猾了!
  • 因为当时“嗅觉丧失”还不是新冠临床症状之一,联队医官首先怀疑是工作场所一氧化碳浓度超标,安排了测试,排除了。保险起见,联队医官命令这帮人不许返回工作场所。
  • 然后让BDRD小组做病毒测试——三人全部新冠阳性!(2人是第11舰载机联队的地勤,1人是舰上核反应堆部门的)
  • 查阅医疗记录发现,3月24日以前没有人向医生上报过“嗅觉味觉味觉丧失”问题。

33,这首批确诊的三人,2人来自第十一舰载机联队,1人来自航母和动力部门。他们此前跟3月9日那39名被隔离的去过vanda宾馆的人没有密切接触。航母医官启动应急响应预案,判定航母上已经出现“被动流行”。

34,第七舰队马上考虑航母的趋向,考虑让“罗斯福”去夏威夷或者圣迭戈——这是要甩出第七舰队辖区么?最后还是决定让“罗斯福”去关岛,但是时间从原计划的4月3日提早到3月27日。于是航母“罗斯福”提速,按照护航的巡洋舰“邦克山”油料能支持的最高持续航速。

35,3月24日,海军副司令下令给第七舰队:“罗斯福”舰员原则上不许离开码头,除了确诊后要送医的。同日,第七舰队建议航母在机库设立隔离区;建议编队幕僚暂时离开航母(被拒绝);建议舰载机联队飞离航母去关岛安德森机场(被拒绝)。第七舰队后勤部门立即调集了一批带空调的帐篷和400个床铺准备运到关岛。

36,同日,舰上开会,舰长通过全舰广播要求加强卫生消毒,勤洗手,每天打扫2遍,牙医服务暂停,各餐厅的自助餐停止。24日开始舰上RC通讯管制。航母医官向所有部门长讲解隔离措施。舰长坦诚,至此以后,每天自己只能睡4-5个小时。舰上医官开始每天与第七舰队医官、太舰队医官、关岛医官和陆战队医官的沟通。同时舰上停止其他医疗工作,开始排查感染者。

37,阳性者开始隔离,除了有单独住舱的军官。同时开始密切接触者调查。由于很多感染者症状轻微,导致被怀疑的人很多,很快就耗尽了测试小组的试剂盒。

38,3月25日,最初4名阳性的官兵被直升机空运上岸。从这些天开始,舰上的医官开始每天向上级更新病例,预测疫情的扩展,而且非常看重“钻石公主”号邮轮的疫情时间,投入了很多精力去研究,和比对自己,觉得自己就是“罗斯福公主号”,并把研究成果讲给舰长听,让舰长作为决策参考。

39,此时舰上理发店、自助洗衣房、健身房已经关闭,但可以在机库里锻炼。自助餐台都封闭了。ATM机、贩卖机、小卖部还在开门。副舰长下达了强制遮面命令。由于口罩缺乏,舰长授权大家使用阻燃面罩遮面。

40,同日,关岛基地初步考虑用基地里的隔离设施,暂时还没考虑民间宾馆。此时有150个单独隔离床位,493个疑似观察床位可用——而同日,编队司令上报说这不够,应该准备4000个房间,供2周的隔离观察用——于是上级反馈编队司令说,4000个房间不可能,因为代理海军部长向公众表示,只有100人阳性,疫情可防可控,剩下4000官兵大部分不会离开码头——官僚主义害死人啊!——同日,美军马里亚纳联合军区司令部正式知会关岛地方政府,航母“罗斯福”有至少3人阳性啦,要到关岛隔离。次日又说不止3人,已经21人啦。

41,      

42,3月26日,阳性人数上升到33人,编队继续向第七舰队抱怨,说关岛基地的床位肯定不够!——同日,海军部长继续媒体表态说“罗斯福在码头自己能搞定,不会需要关岛地方的额外援助。”——同日,舰队的指令下达到编队:1抵达关岛后,所有阳性的都要下船单独隔离;2确定最小值班队伍,确保能短时间把船开出去;3核反应堆的核心人员要尽快隔离;4如果还有空床位则优先安排其他核心人员。

43,同日,太平洋舰队开始向印太战区、海军司令做详细的罗斯福疫情汇报,并声称计划测试所有舰员——第七舰队医官跟编队说,在把全体舰员弄上岸并隔离之前,进行测试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还会继续交叉感染,当务之急是先把所有人尽快弄上岸,隔离开,再开展全员测试——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围绕着“是否需要测试全体舰员”“是否需要所有人尽快上岸”“是先测试or先上岸”“先测试了再把阳性的人弄上岸or先弄上岸在进行测试”,海军部、海军司令、太舰队、第七舰队、编队,开始来回打嘴仗——打嘴仗的功夫,陆战三师说可以在冲绳腾出来5000个隔离房间——又开了一个分叉添乱啊……


五、关岛乱战

44,3月27日,罗斯福抵达关岛,阳性已经36人;

45,受制于小型设备,罗斯福舰上的测试小组每天只能测试40个样本,为了加快测试速度,开始使用“批量测试”法(就是后来武汉千万人打筛查用的那中,几十人样本混在一起过)。

46,罗斯福进港后,第七舰队的优先事项还是保持航母的作战能力,要求尽可能多的官兵尽快下船——而此时太平洋舰队则要求尽快完成全员测试,他们相信韩国的一个实验室可以每天完成1000个样本,几天就能搞完——但第七舰队不相信韩国实验室搞得定——而航母领导们希望首先把阳性的官兵下船隔离,然后是核反应堆部门的,然后是其他关键岗位。副舰长已经列出了700人的最小值班岗位名单。——所以,还在吵架:太平洋舰队希望更多测试,第七舰队希望舰员全下船,航母希望更多单间——随后关岛政府也来了,希望舰员们先经过测试,再进入宾馆隔离。

47,      

48,3月28日,第七舰队责备编队,说航母没有遵守约定,官兵们没有经过“批测试”就先下船隔离观察了——而在编队看来,关岛不会准备4000个房间,因为海军部长先前的公开讲话堵死了这条路——而第七舰队则说宾馆房间能搞定,所以官兵们需要先测试,在进入房间隔离观察。——当然天航母医官说,现在每天能测试200个样本——因为关岛已经在3月14日进入卫生紧急状态,第七舰队认为去要求4000个当地房间不容易——最后舰长屈服了,确认“只有舰员下船前必须经过测试”。副长说“测试的要求每天都在变!”。而航母医官说“我糊涂了,到底是先下船?还是先测试?是去基地还是去宾馆?”——后来副长说“舰长其实是在缺乏充分信息的情况下做决定。”——舰长自陈“这些军事指挥官们,对于罗斯福的疫情不够重视,让官兵们去岸上宾馆隔离是最重要的防疫措施之一,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可惜……”

49,航母医官说,他信息信息太有限,不知道关岛的4000个房间已经在路上。

50,编队说,他知道高层正在跟关岛当局谈判关于宾馆的事情,并且在31日有了进展。

51,第七舰队说,舰长应该知道了关岛宾馆进展的事情,但可能没被注意到。时间是29日,也就是舰长发那封著名邮件的同一天。

52,航母医官说,自己从3月24日-4月2日就没怎么睡过觉,有点晕。

53,舰长没有参加第七舰队的新冠疫情工作组的会,结果在航母抵达关岛的头两天,第七舰队其实并不知道航母上的具体情况。

54,第一批官兵上岸后,就开始抱怨岸上的食宿条件——的确盒饭、折叠床,不能跟一等人航母上的生活相比。

55,官兵们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不满,而这些都被转发给了舰长和副长。

56,编队在第七舰队的每日疫情工作会上,抱怨了食物差,隔离区的床铺之间间距不够等问题,但第七舰队的注意力放在床位数量上。后续的会谈依然是充满一些争议。

57,航母医官没有坚持参加每次的第七舰队每日医疗例会,也没有派代表替他参加。

58,舰长坦陈那些天面临两难角色:到底是让官兵们继续挤在船上,还是让他们去生活设施和医疗条件明显不足、隔离距离也不见得够的岸上兵营呢?

59,副长也觉得,把几千名官兵送到岸上那些缺乏卫浴、食物的地方不妥,那都是自己的官兵。

60,航母医官也向关岛基地军医表达了岸上设施的关注。

61,而关岛海军基地司令部也很冤,因为这个基地自己没有食堂,基地司令不得不协调MWR部门、NEXCOM小卖部司令部、还有当地的餐馆,一起来解决每天6000份饮食的问题,这还是在疫情期间。

62,3月28日,新的测试工具包到了,但是他们需要12-14天的准备时间。

63,3月28日,第七舰队、马里亚纳军区,开始一起讨论通过当地宾馆增加隔离房间的问题。同日,就联系了关岛政府。关岛政府当天就积极表态支持。但是需要太平洋舰队或者印太战区的正式公文。同日,关岛的酒店餐饮业
学会就开始确立了第一批隔离宾馆,可以在4月1-2日投入使用。

64,3月28日,编队决定应该先把人弄下船,然后再测试。当日,航母医官给第七舰队和太舰队医官写信,要求4500张有单独卫浴的隔离观察床位。

65,3月28日,随着舰上确诊人数增加,舰长表示航母上根本不具备防疫指南要求的隔离措施,他很忧虑。副长也跟舰长说,如果还是在航母上隔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起不到作用,还不如解除船上的隔离,宣布所有人都是密切接触者!

66,3月28日中午,医官继续上报说已经44人确诊,晚上又上报说已经46人啦!29日,医官发邮件说50人啦,晚上又说53人啦!然后在邮件里说——我们已经失败啦!

67,副长也说,从目前数据看,舰上的分区隔离方式根本就没用!

68,这是,第七舰队来了条奇怪的命令,让罗斯福制定一个计划,如何把舰员空运到冲绳!——第七舰队还是对陆战三师的那4500个房间念念不忘——其实是指陆战队撤出的普天间航空基地、陆战队butler基地、和其他外围基地,加起来4000多间房。

69,3月29日,于是舰长发邮件问海军冲绳基地司令“你这真的有5000个房间么?我不信!”,结果冲绳基地司令回复“说来话长,我其实500个都没有,但我会尽我所能。”

70,舰长无语,跟副长、其他高级军官一起分享了这段对话。于是大家义愤填膺,觉得第七舰队让他们做空运冲绳的计划就是在瞎浪费时间。但是舰长也没有通过指挥链去进一步核实冲绳4500个房间的事情。但是舰长已经认为,冲绳方案不切实际。晚些时候,舰长跟编队的军官透露他不想空运官兵去冲绳。

71,3月29日,太舰队也驳回了第七舰队的“冲绳方案”,主要是空运途中的感染风险,以及日本政府可能的反对。

72,3月29日,航母上每天能测120组样本,而目前还有4389人待测,这需要足足37天才能测完!

73,3月29日,关岛兵营的床位已经增加到1150个。

74,航母医官还在继续呼吁“单独房间”,但第七舰队答复,对于测试阴性的隔离观察人员,只能每次150-200人的隔离观察。

75,3月29日,船上有大约1000人处于舰上隔离观察状态。根据副长、医官和军士长的建议(不隔离了!全船都是密切接触者!逼着他们给房间!),舰长把隔离观察区的人都放了出来——舰长表示他开始考虑所有人都被感染的可能性——副长则表示,舰上后隔离区就是人间灾难——医官表示这么多密切接触者隔离在一起是没用的。

76,“接触1000名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的命令,编队司令官不知情,事后舰长才告诉他。

77,3月29日,舰长又下令:如果岸上隔离生活条件不改善,就不许舰员下船!另外,舰长还要求在舰员上岸前,建立对隔离生活设施的检查机制,如饮食、卫浴、物理隔离等。并且,舰长提出,关岛基地的开放式机库也不满足CDC的防疫和控制感染要求。

78,      

79,3月30日,关岛基地通知说,又有一个岸上体育馆改造就绪了,可以接纳舰员,但是舰长拒绝了,认为不满足CDC防疫要求,不是单间!同时第七舰队证实,舰长还拒绝了其他把仓库、储藏室作为临时安置点的建议。

80,码头上设立了围栏,限制官兵们在码头上的活动范围。

81,舰长说,他是故意把第七舰队从求助邮件接收者里去除的。

82,一般情况下,编队、舰长、联队长、驱逐舰中队长等都会被要求出席第七舰队的每日视频简报会议。

83,3月30日,海军部长说自己暂时不会来航母视察,以便与航母上集中精力搞防疫。

84,3月31日,航母医疗部门的5个人联名写了一封信,呼吁让所有航母官兵全部尽快下船,并表示有意吧这封信公之于众。

85,3月31日,关岛酒店餐饮业协会主席收到一系列邮件,表示某人急需在关岛订几百间酒店房间。当得知有某人要订房后,副舰长给罗斯福上所有的领导们发邮件问“谁擅自发的邮件?赶紧停止!”因为他认为这适得其反。他认为目前关岛地方政府也面临着巨大压力,因为当地居民也有人担心罗斯福官兵去酒店隔离,会让病毒扩散到社区。现在草率订酒店,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就在前一天,3月30日,关岛8个本地社区团体向关岛总督写信,呼吁让美军军人都待在军事基地里,直到疫情散去,再允许他们出军营。

86,3月31日,太舰队正式向关岛发出请求订酒店房间用于隔离,并开始具体谈判。

87,3月31日,舰长收到舰上监察部门的邮件,表达了对目前舰上缺医少药,岸上的官兵生活条件差的关注。


六、写信

88,3月29日,第十一舰载机联队长草拟了一份白皮书,并在编队几个领导之间传阅,表达了自己对疫情的分析、建议,希望成为编队抗议献计献策。

89,3月30日,联队长把白皮书发给了编队司令。编队司令让大家一起讨论,里面包括了4个方案:1全员下船隔离,留500人值班;2一半人下船隔离,一半人留着,到时候轮换;3维持现状,充分利用现有岸上隔离设施;4立即起锚离开关岛,到下一个能接纳的基地。

90,编队司令依然没考虑动用关岛宾馆,只是将其作为一个选项,仍继续争取关岛基地的潜力。

91,3月30日上午,编队继续向第七舰队呼吁,让4500人都下船,且有单独隔离房间是编队的选项,即1号方案。第七舰队表示“知道鸟”,也认可1号方案,但指示目前还是加强批量筛查,识别“干净团队”,制定“干净航母”后续工作计划。

92,      

93,此时,舰长对海军跟关岛政府关于酒店的谈判还一无所知。舰长认为前期海军部长“增加铺位”的表态是自己的呼吁的结果。舰长认为联队长也支持“关岛基地设施不足”的说法。虽然30日海军司令给舰长和副长都打了电话,但不是为了跟舰长直接建立直接联系,而是为了了解一个紧急事项又临时问不到别人,且海军司令让舰长要相信指挥链(即相信组织,别越级)。

94,于是,舰长指示副舰长按照30日联队的那份《白皮书》为基础,起草一封求助信初稿,然后舰长审核了,然后签字扫描,作为自己电子邮件的附件,发给了太舰队、海航司令部、编队司令部等。他故意没有抄送第七舰队。

95,舰长说,自己的目的就是制止官僚主义,让大家重新聚焦到“尽快让更多人都下船,单独隔离”这个方案上来。

96,当天,舰长收到了来自海军部长的电子邮件和电话,谈到了海军部长会在4月1日到关岛来视察疫情情况,但他们没有讨论4000张病床的问题,舰长也没说当前隔离计划不可接受。

97,3月30日1348,舰长把这封邮件通过非加密网络,发给了10个人(太舰队、海航太平洋司令部、编队指挥官,抄送联队长、副联队长、副舰长、驱逐舰23中队长、航母医官、太舰队医官、海航太平洋医官)。舰长坦诚当时没有料到用非加密网络有何不妥,也没料到会导致邮件被泄漏出去。

98,走廊隔壁的编队司令此前对这封邮件的事情不知情,收到后吓一跳。

99,太舰队、海航太平洋司令部、北马里亚纳军区回复了邮件。

100,太舰队司令、海航司令部司令、编队司令,随即都电话与舰长进一步沟通。

101,航母的医官在收到这封邮件后,把它转发给了自己的私人邮件账户,随后把太舰队、海航司令部、第七舰队的回复邮件也转发到了自己私人信箱。

102,次日,航母医疗部门也起草了一封联名信,要发给媒体,最后交到了航母医官这里。医官给副长和舰长看了,舰长说不要发,并且说自己已经给上级写信了,会引起足够重视。

103,后来,医官通过电子邮件把医疗部门的信发给了几个海军医疗口的领导。

104,3分钟后,医官又把这封邮件去发给了160人,他们都不是编队官兵,也不是行政线上的人。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七、调查结论

105,基于当时的风险分析,3月6日访问越南岘港的决策是合适的。这个决策过程合规,且基于了当时越南的疫情和当时人们对新冠病毒的认知;

106,在离开越南后,舰长立即对39名可能的暴露者采取了隔离措施。但是,2周后(3月24日),却有另外3名没有被隔离的人新冠阳性;舰长后续的处置措施不力,造成了疫情在船上的迅速蔓延;

107,3月29日,根据航母的医官的建议,舰长取消了舰上的1000多名“密切接触者”的隔离观察措施,“让全舰都是密切接触者”的做法,这可能导致了后续的大规模感染;

108,虽然舰上的指挥官们(编队司令、舰长、联队长、驱逐舰中队长、高级医官)展现了对官兵健康和安全的充分关注,但在抵达关岛的头4天没有采取有效的防疫行动;相反,他们把精力放在了一些不太有效的工作上,而
没有采取坚决果断的隔离行动。结果安排舰员上岸隔离的工作协调不力,推进迟缓,此时大批舰员还滞留船上,也没有隔离,可能导致大规模感染。

109,编队司令、舰长、医官没有展现出有效的领导力。没有发挥主观能动性去克服障碍,好好利用关岛基地提供的那2300张隔离床位,可能导致了病毒感染了更多的人;

110,第七舰队早期更多在考虑冲绳陆战队的4500间房,结果给关岛的“罗斯福”编队上下一种错觉——第七舰队不太关心我们的诉求?结果阻碍了编队领导们去寻求关岛本来可用的一些资源,比如后来到位的4000张关岛宾馆的隔离床位。

111,舰长没有展现出有效的沟通,尤其是与他的直接上司——航母上一个走廊上的编队司令。他没有跟编队司令讨论他的焦虑、他对第七舰队的误解、他对关岛宾馆隔离房间的迫切需求——在邮件发出去之前。

112,编队司令也没有展现出对一班下属足够的领导。没有及时制止和化解下属们的焦虑和对上级的猜忌,没有有效指导对官兵的防疫工作,没有做好舰队和自己下属之间情况也需求的上下沟通传达。

113,航母的医官用一种“有缺陷的、基于最坏情况下官兵会大量病亡”的口吻在每日例会上发言,并且还受到第十一舰载机联队医官的反复强化和夸大,天天数数,天天研究“钻石公主”的疫情,结果影响了航母舰长、副长的判
断。航母医官不仅营造了一种对上级不信任氛围,而且给自己的领导挖了个坑。

114,于是舰长写了那封邮件,出于一种很真实的请求,向太平洋舰队和海航太平洋司令部(这时候还是在指挥链内发送的)。每个收到邮件的领导都在几分钟内作出了回应,通过打电话、回复邮件等方式。太平洋海航司令部还理机责成第七舰队要做出回应。太平洋舰队司令还给编队司令和舰长都打了电话。

115,当航母的医官被问到是否愿意在这封充满“有缺陷的,基于最坏情况下官兵会大量病亡”的信上联署签名,且把它作为最后手段准备向媒体发布时,医官丧失自己作为军官的领导力和纠正下属的最后机会。他签了名,然后把这封信通过互联网发给了外面,最后被媒体捅了出来,造成恶劣影响。

116,舰长写邮件的目的是“亮红灯”,觉得外面的帮助和重视不够,希望通过邮件打破那些信息沟通的障碍,但没有想把邮件透露给外界。但是,他没有在第一时间知会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且发送邮件用的非加密网。

117,舰长的邮件绕开了自己的两级指挥链——编队司令,第七舰队司令——显示了缺乏判断力;

118,舰长3月30日发出的求救信,也是没必要的。对于当时已经太平洋舰队、第七舰队决定和正在开展的防疫行动没有积极作用。

119,相反,邮件的曝光,让舰队与关岛地方宾馆的隔离房间谈判变得更复杂。

120,关于病毒来源:后来的流调表明,离开岘港到抵达关岛期间,C-2A运输机陆续空运抵达航母的29人都不是病毒爆发的来源;尽管最初访港前的决策认为越南岘港疫情风险不高,但目前看,访问越南岘港是航母“罗斯福”最有可能的病毒来源。

121,分析舰上医疗日志文件,表明新冠疫情最早3月11日已经过在航母上出现;

122,航母的医疗部门严格执行个人防护和防疫措施,结果整个航母疫情期间只有1人被感染,证明了戴口罩、各种防疫措施的有效性。

123,建议:老舰长将不应该担任任何领导职位,无论是海上战舰还是岸上办公室;

124,对老舰长、航母医官、第十一联队长、编队司令都要考虑行政处分。尤其是对于表现不合格的医官,建议调离和进一步处分。

125,海军航空兵的条令要研究,针对那些疫情不透明的沿岸国家,访港的决策到底该如何进行?是否要考虑“疫情透明度”因素?

126,NTRP 4-02.10等文件也要修改,完善各级舰艇、潜艇,在传染病暴露方面的TTP。

127,海军安全中心,要研究“罗斯福”的群体事件案例,包括其文化、影响,以应对未来这种团队缺乏沟通、缺乏信任的情况。

128,让“罗斯福”的医疗团队写《最佳实践》总结报告,尤其是他们仅有1人被感染,这些经验要下发其他相关单位学习和总结。

129,海军领导要学习这个案例,以及2017年几个撞船案例,尤其是高层如何倾听基层舰长的抱怨和呼吁,无论是战备问题还是其他额外求助——太平洋舰队司令在最初收到舰长的邮件后,立即与舰长、编队司令的谈话内容,谈话内容已经下发。在这个通话中,舰队司令讲述了舰队所有已经采取的行动和进展,最后还问了编队司令和舰长还有什么诉求?如果没有了,舰队司令认为这个事情告一段落。然后舰队司令没有把这个邮件事件向海军司令/副司令汇报。结果30小时后,这封邮件被媒体刊登了出来,一个基于不准确信息的故事开始热炒。太平洋海航司令部立即回应:“感谢警示,我们将立即采取升级措施”。

130,这也给各级领导上了一课,如何越级汇报?
  • 首先,要核实一下你的所有信息,如果基于不准确的、过时的、不全面、夸大的信息来越级汇报,是给自己和老板同时挖坑;
  • 其次,问问你是否已走投无路?你是否寻求了所有其他正常渠道和措施都不灵?你是否给自己的直接上级最后一次机会?
  • 最后,不要那么正式越级汇报。尝试打电话、办公室面谈等,这至少还给大家留下了回旋的余地和台阶下。老板的老板可能会一针见血指出你可能的思维误区,给你一些建议,挽救大家。

131,海军司令会根据这个案例,会同各舰队司令,给所有的编队司令们的培训加一节课,就是关于这类非传统危机、难以预测突发事件的预防、响应和处理。(细节另外通知)

132,另外,两洋舰队,将分别在后续的新编队考核认证阶段,增加一个评估环节——针对这种剧本以外事件的应对,类似此次疫情。一次检验编队司令及其下属们如何应对和处理。

133,一些措施的执行情况
  • 全海军增加舰上、偏远地区的防疫隔离设施——已完成!
  • 加强突发疫情的推演训练——进行中;
  • 利用“罗斯福”案例开发战舰上病毒感染模型——进行中
  • 评估“罗斯福”第一批隔离人员14天就解禁的影响——进行中
  • 船上、岸上预置人员防护、测试、诊断器材——完成;
  • 评估全球各地可用于接纳和隔离舰员的地点和设施情况,基于事件、速度、距离等——进行中



最新评论

热门文章

小黑屋|关于我们(mail@imarine.cn)|免责条款|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506号|龙de船人 ( 沪ICP备11048848号-1 )

GMT+8, 2020-7-7 04:16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2020, 龙de船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