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de船人 首页 专栏 中船邮轮CCTD观察 查看内容

如何活下去?(上)

2020-6-3 11:22| 查看: 2385| 评论: 0

疫情危机下邮轮公司的融资手段

邮轮产业是极具生命力和韧性的产业,邮轮产业的发展史是一部抵御危机的历史。在一次次的磨难和挑战后,邮轮产业释放了更大的活力,实现了持续的发展。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多点暴发,抗疫局势仍将延续。疫情传播速度之快、覆盖范围之广、防控难度之大、产生影响之深前所未有,给人类生命安全和身心健康带来巨大威胁,也给国际经济社会秩序带来深远影响。

邮轮产业作为深度融入全球化分工的行业,首当其冲受到了疫情的猛烈冲击。起初是钻石公主号邮轮发生大规模疫情,引爆了公共舆论危机;继而各大邮轮公司全部停运,在200年的邮轮发展史上,属于破天荒的头一遭。紧接着邮轮公司又遭受资本市场压力,短短1个月内股价下跌超过80%,市值蒸发约4000亿人民币。在接连遭受资本、客户和舆论的痛击后,身处漩涡中的邮轮产业引发了公众对其生存担忧。尽管市场预测疫情后的邮轮市场会快速恢复,但当前如何活下去,如何保证生死攸关的现金流,如何在危机下完成融资成了各大国际邮轮公司的头号问题。

CCTD观察将通过两期文章深入探究“邮轮公司如何活下去”的难题。第一期从全球市场停运、资本竞相逃离以及无缘政府救助三方面详细回顾邮轮公司在疫情中面临的生存考验,第二期从资本融资、债务重组、削减成本和稳定信心四个方面复盘邮轮公司的自救措施。

通过回顾疫情爆发后邮轮市场的发展以及邮轮公司努力融资自救的过程,以期对正在努力构建可持续发展本土邮轮生态体系的中国邮轮人有所启发。


全球市场停运

1月20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于从日本出发,历经15天巡航于2月4日返回日本。邮轮抵达横滨时,发现有乘客感染新冠肺炎,经检测共确定10名感染人员。日本政府在完成基础性调查后,要求邮轮在港口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由于未考虑邮轮的舱室分割、通风系统和卫生设施等因素,加速了病毒的蔓延,导致感染人数不断攀升,最终定格在696人,占全船总人数的19%。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邮轮也接连爆发病毒感染事件,引发了公众对邮轮安全的担忧。3月13日,国际邮轮协会(CLIA)呼吁旗下邮轮自3月14日起停航美国航线一个月,这是继1月26日中国邮轮市场停摆之后,全球范围更大规模的停航。4月5日澳大利亚宣布禁止所有邮轮停靠,4月10日美国疾控中心(CDC)宣布延长禁航令100天,最终确定延至7月24日。至此全球邮轮市场全部停航,国际邮轮市场进入史无前例的静默状态。

资本竞相逃离

资本市场一直关注着邮轮行业发展动向,在邮轮行业遭遇生存危机之际,资本立刻做出激烈反应,集体抛售邮轮公司的股票。以嘉年华为例,2019年公司市值为303亿美元,前十大股东持有公司45%的股本,共计239329155股。然而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股价从50美元跌至最低7.8美元,市值一度逼近60亿美元。3月30日,Truist Financial Corp 和CAPITAL WORLD INVESTORS 等投资机构,悉数退出了前十大股东的行列,共计持有397403股。尽管在4月份三大公司的股价出现了小幅反弹,但目前仍在在历史低位徘徊。

无缘政府救助

随着新冠疫情在世界持续扩散,全球出现了经济大萧条的征兆,尤其令政府不安的是失业率持续攀升。4月份美国失业率飙升至创纪录的14.7%,为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历史最高值,5月19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失业率可能会触及25%的高位。为了控制新冠疫情的蔓延,遏制经济下滑的趋势,稳定国内就业岗位,美国政府分别于3月6日、18日及27日出台了总额为83亿、1000亿及2.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同时第四轮法案也在酝酿之中。前两轮经济法案定向援助医疗系统、病毒测试及医疗食品补助等,第三轮法案惠及面更广,除了公共卫生、全民补助补贴和失业保险外,还针对企业出台了援助措施,包括支付小企业员工薪酬的3500亿美元贷款和扶持受疫情冲击企业的5000亿美元贷款。

然而三大邮轮公司却无缘政府的纾困计划,原因是公司为了获得政府监管和税收成本的优势,分别将公司注册在巴拿马、利比里亚和百慕大。故而总部设在美国的三大邮轮公司,因不符合救助条件,不得不依靠自身力量挺过寒冬。对此特朗普称“如果想要获得援助,建议邮轮公司将注册地址转移至美国”。

邮轮公司不仅未能获得政府援助,而且还要面对政府的司法调查。5月1日,美国众议院交通和基础设施委员会开始调查嘉年华公司旗下各邮轮中的新冠疫情事件,要求嘉年华在两周内交出公司应对疫情措施的相关文件。而此前俄勒冈州民主党人彼得德法齐奥和海运小组委员会主席、纽约民主党人肖恩马洛尼已经致信嘉年华CEO阿诺德唐纳德,表达了对嘉年华处理新冠疫情事件的关注,并敦促其尽快提交相关文件。恐怕后续还要面对漫长的司法程序。


在疫情危机之中,邮轮公司遭遇了市场停航、资本离场和政府漠视的压力,其面临的风险逐步演化为现金流的萎缩,并进一步影响到企业的正常运转,甚至威胁到公司的生存。在3月初,三大邮轮公司手持现金仅剩13亿、14亿和9.3亿美元,而每月的现金支出则高达6.2亿、3.2亿和1.6亿美元,仅够维持2-6个月。此时的邮轮产业就如同摇曳在风暴中的一叶扁舟,随时会被巨浪吞噬。

最新评论

关注度:2

中船邮轮CCTD观察

热门文章

小黑屋|标签|关于我们(mail@imarine.cn)|免责条款|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506号|龙de船人 ( 沪ICP备11048848号-1 )

GMT+8, 2021-7-26 09:26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 龙de船人

返回顶部